走近“茶马古道” 确证生命的真义

发布时间:2011-08-25

  在中国大西南的险山恶水和原野丛林之间,绵延着一条神秘的古道。千百年来,无数的马帮在这条道路上默默行走,悠远的马铃声,串起了山谷、平坝和村寨,也串起了众多民族和不同文化的交融。“茶马古道”是今天人们为这条绵延千年的古代商路所起的名字。茶与马,诗意地栖存于历史中……“不管这个世界发生着什么,由于不可思议的偏远艰险,茶马古道上有三样东西似乎还在坚韧地存在着:一个是沿途的苍茫大地、山川湖泊、蓝天白云;一个是与藏民生命融为一体的宗教;一个是藏民的善良、淳朴和美好。这三点仿佛是三位一体的存在。”学者李旭说。“生活在这块神奇土地上的原住民族,就像高原的山脉一样,不卑不亢,充满了神奇的色彩,与自然和谐地并存。而我们这些从外边来的人,只能仰视他们、欣赏他们、赞美他们——这里能够给你一种力量,一种新的价值观,一份祥和及发自内心的喜悦。”导演田壮壮说。

  圣洁的梅里雪山,康巴人在高原草场引吭高歌,惊涛拍岸的怒江峡谷中,基督教堂里传诵着四部的和声,碧罗雪山、怒族人的舂米声、织布声,孩童们的嬉戏声,淹没在夕阳的炊烟之中。自信,祥和,愉悦,是那里原住民族的灵魂。

  现代交通手段的发达,使得“茶马古道”早已隐没于丛林密布之中。近些年来不断有专家学者深入密林,重走古道,“茶马古道”再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  一条路总能将你引导进一个世界。今天,在这条沸腾的古道上,走着一些对这片土地充满激情的人,重复的旅行线路为他们提供了深入世界的可能,他们和那条有灵性的古老的马帮之路息息相通,近乎狂热地爱着有关“茶马古道”上的一切,像李旭,像田壮壮。近日,前者把他多年来行走茶马古道的体验落在纸上———图文并茂的《九行茶马古道》;而后者则把自己的感悟搬上了银幕———田园牧歌式的《茶马古道之德拉姆》。

  文化图集《九行茶马古道》记录了“茶马古道”的命名者之一、中国一个长期研究“茶马古道”的学者李旭十多年来不断穿行这条著名的“南方丝绸之路”的经历,基本框架由9次行走的行踪综述、专题及大量图片故事组成,被业界称为“行走的文学”;而在《茶马古道之德拉姆》里,第五代导演田壮壮则把镜头对准了当地的生存方式、教育状态、医疗卫生、宗教信仰、地理环境以及资源问题,其超越地域的风土特色,似乎更可以引起全球共鸣。茶马古道瞬息万变的自然景观和神奇深厚的人文内涵,不仅将他们带回那远古的文明和旷世罕见的大自然,还将他们不断地引向内心渴求的目的地。

  美籍奥地利的植物学家洛克先生曾在茶马古道上居住了27年,足迹遍布横断山脉,不但从事植物的研究,还整理了纳西族的象形文字并著有《中国西南的纳西古国》一书,他最终的遗愿是:“……我宁愿埋藏在玉龙雪山的鲜花丛中……”

  美国的著名记者斯诺、英国的科学家约瑟先生、俄国的颜彼得都在这神奇的土地上进行考察。也许正是他们对这块土地的慈爱和感召,《失去的地平线》一书在上个世纪40年代畅销一时,从此“香格里拉”成为众人梦想的天国。

  “文化现象是一代代人融入血液中的东西,文化积淀不光是物质的,更是精神的。”《九行茶马古道》责任编辑刘方表示,这本书不是学术书,不是旅游书,而是对一个“文化带”所做的深入探究,但这条路上的精彩远不是一个人一本书就能穷尽的。从这点上看,李旭的话就越发令人回味:

  “每次踏访茶马古道的征程,都是一次找死的旅行。茶马古道超乎寻常的艰险,沿途那壮丽的大自然,可以使你发现自己身上巨大的勇气、力量和忍耐,可以使你的灵魂得到升华,可以确证你生命的真义。”